江塘立东网

给“海水稻”扣“浮夸”帽子有欠公允

或许有人会说,“海水稻”之名已经带来了误解:此前研发中心与网友互动时,许多人都问了同一个问题——这种水稻可以用海水灌溉吗?这类疑问,其实折射出公众理解科学的某些欠缺。海水盐度通常为3.0%到3.5%,超过0.6%的盐碱地已基本是“农业荒漠”,以海水直接灌溉,在现有农业科技水平下确实无法实现。实际上,在“化滩涂为良田,让寸草不生的盐碱地稻花飘香”的逐梦之路上,从耐盐度0.1%提高到0.6%已是重大突破,这一过程中每一个0.1%,无不是一批批科研人员顶着骄阳“贴近大地”、不懈躬耕的努力结果。不正视事物发展和科学研究点滴进步的客观规律,想当然地认为非“一步到位”海水漫灌稻田不可,这恐怕对“海水稻”不公允,对所有在科研长路上漫漫求索的研究人员也不公允。

科学研究是否应实事求是、摒弃浮夸?答案当然是肯定的。而科研项目是否可以进行通俗化表达以便公众理解?答案同样是肯定的。以“海水稻”为例,这是对耐盐碱水稻的形象化称呼。它确实不是长在海里,但可以生长在海边滩涂等“海水经过”的盐碱地,也不惧海水的短期浸泡。由于土壤中的盐分对农作物伤害很大,一般水稻品种都是在含盐量浓度0.1%以下的土地种植,而去年,“海水稻”中一种编号为YC0045的水稻材料,生长全周期水田含盐量浓度0.6%,最高亩产量超600公斤;今年6月,在迪拜郊外的广袤沙漠中,中国科学家们利用稀释的海水,在沙地中成功种植出了一片“水稻绿洲”。正是接连取得的成绩,让“海水稻”广为人知。这名称如果有人认为不够严谨恰当,可以商榷,但若仅仅因此,就扣上一顶“浮夸之风”的帽子,恐怕就有些不太公允了。

2004年12月,魏新、施倩,从顾小玲、李京晶手中获得了北京招润全部的股权,其中魏新持股66.05%,施倩持股33.95%。

58岁的谭志佑是贵州省湄潭县兴隆镇庙塘坝村一名农村公路管护员,2015年开始,他承包了庙塘坝村、金花村共23公里的农村公路。

1984年,青岛成为中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。30多年的发展,让青岛成为北方经济重镇,2016年GDP步入“万亿俱乐部”,2017年GDP总量更是超过1.1万亿。

当今世界,唯创新者强。对科研创新的支持,当然包括资源投入与体制松绑,而最不容忽视的,是足够宽容的舆论氛围,是全社会真正的理解。如果对科研项目的关注始终流于表面、停在标题,今天看到报道,就盛赞世界第一;明天听到质疑,又大骂欺世盗名,如此轻率的捧杀或棒杀,都算不得客观理性,也必然不利于科学精神在中华大地生长。(胡宇齐)

如何向公众传播科学,当然是一门学问,这不只是传播方的责任,也呼唤公众良性互动。为便于理解,专家和媒体往往会以浅白简略的语言,来概括诠释专业性很强的项目;但公众切不可因其名称通俗,便顾名思义、一知半解地推测科研过程也全都轻而易举。梅花香自苦寒来,每一项有价值的科研成果,背后都是年复一年的付出、成百上千次的失败,一步一个脚印、渐进式攻坚克难,这才是科研的常态。廓清对“海水稻”的简单化误读,以此为契机增进全社会的科学精神,也许倒是一件好事。

近日,备受社会瞩目的“海水稻”项目因稻种命名问题引发争议。因与海水“并不沾边”,“海水稻”被质疑名不副实,甚至被批“浮夸之风”。

锦江法院经审理认为,原告在被告处投保了交强险、车损险、不计免赔险等险种,被告向原告出具了保险单,双方已建立起事实上的保险合同关系。

为此,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等机构研究人员引入虚拟现实技术,巧妙地结合视觉和触觉来提升截肢患者使用假肢的体验,并利用两名失去手的志愿者开展了试验。论文已发表在英国《神经病学、神经外科与精神病学杂志》期刊上。

相关推荐

江塘立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江塘立东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江塘立东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江塘立东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江塘立东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